楼主: 子复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闲言碎语

[复制链接]

471

主题

2024

帖子

9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94293
51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5-26 15:01:05 | 只看该作者
我借冯延巳之风来问个问题吧。

  中国古诗词读得不多。前段时间读了《犹忆前尘立少时——俞平伯点评唐宋词选》。关于开篇第一首敦煌曲子词 《菩萨蛮》:“枕前发尽千般愿,要休且待青山烂。水面上秤锤浮,直待黄河彻底枯。白日参辰现,北斗回南面。休即未能休,且待三更见日头。”

  凡说到这首词的,莫不将其与汉乐府《上邪》相比,说两诗都表现出爱情的坚贞不屈。而俞平伯的点评却道:“这里是反说,虽然发尽千般愿,但毕竟是负了心,只没有说破。”

  我反复读了几遍,怎么也没看出词中哪里说负了心,不知俞老是从何处得出此语的。

  请问大家,这词里到底负了心没有?
子复子复 2019-05-24 11:46:01
  闹别扭了;负心,或者被冤枉,难以断言;反正是有个家伙晚上在床头赌咒发誓连哄带骗老半天,形势终有所缓和,女方完全占据主动:暂且饶了!但是,今晚上没有!(且待三更见日头):)
体道本非真,入化亦坏身;漫有心思存,淡看一山云。

471

主题

2024

帖子

9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94293
52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5-26 15:04:24 | 只看该作者
大学生学生生生学大,有才干才干干干才有,大学生有才干,喜成人。
  难为事为事事事为难,不好办好办办办好不?难为事不好办,太伤神。


  横批:您多费心
体道本非真,入化亦坏身;漫有心思存,淡看一山云。

471

主题

2024

帖子

9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94293
53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5-26 15:08:45 | 只看该作者
 近读黄濬的《花随人圣庵摭忆》,有一段张之洞与陈衍关于烧酒的问答。
 张之洞说烧酒在晋已有之。并用《陶渊明传》中“秫以造烧酒”为作证。
  而陈衍反驳道“若然,则秫稻必齐......”张之洞闻之,恍然大悟。

  小弟才疏学浅,陈衍所言“秫稻必齐”不解其意,当然也就没明白烧酒不会起始于晋的说法。

  请高人指点。
子复子复 2018-12-07 22:57:00
  小子的看法,这里陈所言秫稻必齐者是打趣张,张上言五十五十者不确,在不确的基础上又推言这酒那酒就更不可靠了,陈拿五十五十而言必齐是为打趣,更又归缪,照这样错上加错而论,不止在晋,直接讲更早就有烧酒不就得了。至于秫稻必齐的真实意义,不是这段引文的重点,此处重点一在若然,一在五十五十,秫稻必齐啊,陈张顾左右而言它,小子《陶靖节漫观》第二十四章述酒忘言第六十五页有言及这个内容,述酒忘言,恕小子言止于此,或者小子忘记了?:)
体道本非真,入化亦坏身;漫有心思存,淡看一山云。

471

主题

2024

帖子

9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94293
54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5-26 15:22:37 | 只看该作者
谁能解答鲁迅《朝花夕拾·五猖会》最后那个诧异
朝花夕拾·五猖会



  孩子们所盼望的,过年过节之外,大概要数迎神赛会的时候了。但我家的所在很偏僻,待到赛会的行列经过时,一定已在下午,仪仗之类,也减而又减,所剩的极其寥寥。往往伸着颈子等候多时,却只见十几个人抬着一个金脸或蓝脸红脸的神像匆匆地跑过去。于是,完了。

  我常存着这样的一个希望:这一次所见的赛会,比前一次繁盛些。可是结果总是一个“差不多”;也总是只留下一个纪念品,就是当神像还未抬过之前,化一文钱买下的,用一点烂泥,一点颜色纸,一枝竹签和两三枝鸡毛所做的,吹起来会发出一种刺耳的声音的哨子,叫作“吹都都”的,吡吡地吹它两三天。

  现在看看《陶庵梦忆》,觉得那时的赛会,真是豪奢极了,虽然明人的文章,怕难免有些夸大。因为祷雨而迎龙王,现在也还有的,但办法却已经很简单,不过是十多人盘旋着一条龙,以及村童们扮些海鬼。那时却还要扮故事,而且实在奇拔得可观。他记扮《水浒传》中人物云:“……于是分头四出,寻黑矮汉,寻梢长大汉,寻头陀,寻胖大和尚,寻茁壮妇人,寻姣长妇人,寻青面,寻歪头,寻赤须,寻美髯,寻黑大汉,寻赤脸长须。大索城中;无,则之郭,之村,之山僻,之邻府州县。用重价聘之,得三十六人,梁山泊好汉,个个呵活,臻臻至至,人马称〖女足〗而行……”这样的白描的活古人,谁能不动一看的雅兴呢?可惜这种盛举,早已和明社一同消灭了。

  赛会虽然不象现在上海的旗袍,北京的谈国事,为当局所禁止,然而妇孺们是不许看的,读书人即所谓士子,也大抵不肯赶去看。只有游手好闲的闲人,这才跑到庙前或衙门前去看热闹;我关于赛会的知识,多半是从他们的叙述上得来的,并非考据家所贵重的“眼学”。然而记得有一回,也亲见过较盛的赛会。开首是一个孩子骑马先来,称为“塘报”;过了许久,“高照”到了,长竹竿揭起一条很长的旗,一个汗流浃背的胖大汉用两手托着;他高兴的时候,就肯将竿头放在头顶或牙齿上,甚而至于鼻尖。其次是所谓“高跷”、“抬阁”、“马头”了;还有扮犯人的,红衣枷锁,内中也有孩子。我那时觉得这些都是有光荣的事业,与闻其事的即全是大有运气的人,——大概羡慕他们的出风头罢。我想,我为什么不生一场重病,使我的母亲也好到庙里去许下一个“扮犯人”的心愿的呢?……然而我到现在终于没有和赛会发生关系过。

  要到东关看五猖会去了。这是我儿时所罕逢的一件盛事,因为那会是全县中最盛的会,东关又是离我家很远的地方,出城还有六十多里水路,在那里有两座特别的庙。一是梅姑庙,就是《聊斋志异》所记,室女守节,死后成神,却篡取别人的丈夫的;现在神座上确塑着一对少年男女,眉开眼笑,殊与“礼教”有妨。其一便是五猖庙了,名目就奇特。据有考据癖的人说:这就是五通神。然而也并无确据。神像是五个男人,也不见有什么猖獗之状;后面列坐着五位太太,却并不“分坐”,远不及北京戏园里界限之谨严。其实呢,这也是殊与“礼教”有妨的,——但他们既然是五猖,便也无法可想,而且自然也就“又作别论”了。

  因为东关离城远,大清早大家就起来。昨夜预定好的三道明瓦窗的大船,已经泊在河埠头,船椅、饭菜、茶炊、点心盒子,都在陆续搬下去了。我笑着跳着,催他们要搬得快。忽然,工人的脸色很谨肃了,我知道有些蹊跷,四面一看,父亲就站在我背后。

  “去拿你的书来。”他慢慢地说。

  这所谓“书”,是指我开蒙时候所读的《鉴略》。因为我再没有第二本了。我们那里上学的岁数是多拣单数的,所以这使我记住我其时是七岁。

  我忐忑着,拿了书来了。他使我同坐在堂中央的桌子前,教我一句一句地读下去。我担着心,一句一句地读下去。

  两句一行,大约读了二三十行罢,他说:——

  “给我读熟。背不出,就不准去看会。”

  他说完,便站起来,走进房里去了。

  我似乎从头上浇了一盆冷水。但是,有什么法子呢?自然是读着,读着,强记着,——而且要背出来。

  粤有盘古,生于太荒,

  首出御世,肇开混茫。

  就是这样的书,我现在只记得前四句,别的都忘却了;那时所强记的二三十行,自然也一齐忘却在里面了。记得那时听人说,读《鉴略》比读《千字文》、《百家姓》有用得多,因为可以知道从古到今的大概。知道从古到今的大概,那当然是很好的,然而我一字也不懂。“粤自盘古”就是“粤自盘古”,读下去,记住它,“粤自盘古”呵!“生于太荒”呵!……

  应用的物件已经搬完,家中由忙乱转成静肃了。朝阳照着西墙,天气很清朗。母亲、工人、长妈妈即阿长,都无法营救,只默默地静候着我读熟,而且背出来。在百静中,我似乎头里要伸出许多铁钳,将什么“生于太荒”之流夹住;也听到自己急急诵读的声音发着抖,仿佛深秋的蟋蟀,在夜中鸣叫似的。

  他们都等候着;太阳也升得更高了。

  我忽然似乎已经很有把握,便即站了起来,拿书走进父亲的书房,一气背将下去,梦似的就背完了。

  “不错。去罢。”父亲点着头,说。

  大家同时活动起来,脸上都露出笑容,向河埠走去。工人将我高高地抱起,仿佛在祝贺我的成功一般,快步走在最前头。

  我却并没有他们那么高兴。开船以后,水路中的风景,盒子里的点心,以及到了东关的五猖会的热闹,对于我似乎都没有什么大意思。

  直到现在,别的完全忘却,不留一点痕迹了,只有背诵《鉴略》这一段,却还分明如昨日事。

  我至今一想起,还诧异我的父亲何以要在那时候叫我来背书。

  五月二十五日
子复子复 2017-01-19 14:20:33
  小子的看法:鲁迅变相赞老爷子料事如神呢!:)
2017-01-19 14:39:44 评论
其详很麻烦,简单来说,小孩子是玩玩,老爷子这样兴师动众,不是为了玩玩这样简单,许个愿呗,但这愿是寄托在讯哥儿身上的,没奈何,讯哥儿得靠自己,所以有了所以,若干年后,讯哥儿确乎玩笔杆子了,显灵,不是鲁迅性格,就只能说是老爷子料事如神了!再深挖,坑就大了。小子瞎扯,不当真的。:)
体道本非真,入化亦坏身;漫有心思存,淡看一山云。

52

主题

781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3494
55#
发表于 2019-6-12 17:42:14 | 只看该作者
论坛??可以变身 个人日志,继续

471

主题

2024

帖子

9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94293
56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19 15:31:33 | 只看该作者
上联 风吹芦苇荡 下联对什么比较好
楼主:竺思木以 时间:2019-07-18 01:20:56 点击:185 回复:21

举报 | 收藏 | 评论(4)
子复子复:2019-07-18 16:10:24 评论
雨过杨柳青:)
葡萄牙月桂:2019-07-18 16:15:01 评论
评论 子复子复:这个难在后面的一个字是动词,后三个字还是两个名词。青字是什么词?我迷糊哈:)
子复子复:2019-07-18 16:27:41 评论
评论 葡萄牙月桂:杨柳青地名;跟雨过结合,青没问题。:)
葡萄牙月桂:举报 2019-07-18 16:51:44 评论
评论 子复子复:哈哈,要是这么简单楼主还单独发帖子?欣赏子复哥这份自信(?ò ? ó?)



体道本非真,入化亦坏身;漫有心思存,淡看一山云。

471

主题

2024

帖子

9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94293
57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22 08:39:24 | 只看该作者
我欠东君一壶酒
楼主:浮云外5Lv 13 时间:2019-07-19 14:00:59 点击:132 回复:12


作者:葡萄牙月桂5Lv 25 时间:2019-07-21 14:52:06
  我欠东君一壶酒
  谁赠南山万顷菊
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| 举报 | 收藏 |? ? ? ? 10楼 | 埋红包 | 点赞 |??打赏 | 回复 | 评论(2)
子复子复: 2019-07-21 17:04:19??评论
你是人间四月天:)
葡萄牙月桂: 举报??2019-07-21 20:33:43??评论
评论 子复子复:嗯!无情对的节奏。赞一下(?ò ? ó?)
体道本非真,入化亦坏身;漫有心思存,淡看一山云。

52

主题

781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3494
58#
发表于 2019-7-23 11:04:39 | 只看该作者
天涯上已经很少去灌水了。一是没人,二呢
都被弄到……那里面去啦!
大煞风景啊——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博彩bet356提不了钱_bet356官网平台_博彩bet356问对 Inc.| ( 豫ICP备15002043号 )Powered by Discuz! X3.2? 2001-2013 管理员邮箱:43607261@qq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